首頁 >  深度 >  正文

啟迪環境調查:在建工程掛賬127億 突擊減值為了啥

分享至

曾經的明星環保企業--啟迪環境(原名"桑德環境"),這家以垃圾處理及污水處理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巨虧泥潭--2020年度虧損14.17億元,2021年半年報再虧39.56億元,今年三季度再預虧1億元-3億元。

伴隨連續的巨虧,啟迪環境是否涉嫌財務造假再次引發關注。

在啟迪環境總資產達到445.34億元的巔峰時期,其在建工程達141.83億元,應收賬款達69.45億元,這兩項合計占總資產的半壁江山。外界對于啟迪環境這兩個科目金額的真實性,一直存有疑問。而這連續兩次巨虧,恰恰主要來自在建工程及應收賬款的巨額減值損失。

針對巨虧,深交所火速下發問詢函、關注函,追問其是否有意通過資產減值的方式進行"業績大洗澡"。

在向深交所的回函中,啟迪環境詳細列出了2021年上半年存在資產減值損失的12個在建工程,包括河南鎮平、湖北天門等項目,合計減值金額達22.08億元。這12個在建工程的真實性,成為了記者調查的重點。

近期,證券時報記者歷時近一個月,分赴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地,對其中9個項目進行了實地調查、采訪核實。

結果顯示,除了張家口塞北管理區的項目實際情況與公告披露較為吻合之外,其余8個在建工程都嚴重虛增,有3個項目甚至完全未開工。

半年虧損額

超過一半市值

8月26日,啟迪環境發布2021年半年報,營業總收入為38.64億元,同比下滑9.16%,凈利潤-39.56億元,同比暴跌1587%。這是該公司繼2020年虧損14.17億元之后再次巨虧。若以9月30日收盤后公司75億元總市值計算,啟迪環境半年的虧損額相當于一半總市值。

仔細分析,上半年啟迪環境的經營總成本為43.3億元,經營虧損為4.7億元,由此可以看出,其凈利潤斷崖式下跌主要并非經營虧損導致。

對于虧損主要原因,公司表示是受到整體戰略調整及與城發環境(000885)重大資產重組的影響,決定對報告期內停建、擬退出項目處置并計提資產減值,上半年合計計提資產減值34.43億元,其中針對在建工程計提減值22.08億元。

其實,啟迪環境在此前7月15日發布半年報業績預告時,即已公告稱預虧33億元~40億元,其中資產減值損失為30億元~35億元。

吊詭的高額計提減值損失導致巨虧,迅速引來監管的盤問。在其業績預告當晚,深交所即向啟迪環境發出關注函,要求公司補充披露涉及減值的具體項目明細情況。

12個在建工程

減值22億元

回復函中,啟迪環境表示,自2021年以來,公司債務壓力持續加大,基于保障公司正常運營需要,對在建項目進行全面梳理,對部分項目進行重新評估,并逐一列出資產減值損失明細,包括12個在建工程損失22.08億元,及11個項目的資產處置損失9.2億元。

回復函的數據顯示,涉及的12個在建工程賬面余額總計為28.77億元,計提減值損失高達22.08億元,預計可回收金額僅為6.69億元(表1)。

從數據來看,這12個在建工程的減值損失,不僅金額巨大,而且顯得異常。僅從其披露的工程完工進度來看,就與顯示的在建工程賬面余額存在巨大落差。

以表中湖北天門項目為例,公告顯示工程進度僅完成場地平整、排水截洪溝工程、垃圾焚燒車間混凝土地基工程施工,在建工程的賬面金額就達到了1.63億元,而該項目的規劃總投資不過4.3億元。從披露的情況來看,資金投入與完成匹配度有悖常理。

那么,這12個在建工程的實際進度是否與披露的內容一致?在建工程的賬面余額是否與實際相符?如今又何以計提如此高的減值損失?

實地調查:

虛增的工程與未開工的項目

為解開這些疑問,近期證券時報記者分赴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地,歷時近一月時間,對其中9個在建工程展開了實地走訪、核實,真相逐漸浮出水面。

調查結果顯示,除了張家口塞北管理區的項目實際情況與公告披露較為吻合之外,其余8個在建工程皆嚴重虛增,有3個項目甚至完全未開工。相關項目調查詳情,按照表1列示的順序呈現如下。

1 鎮平垃圾焚燒發電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1.66億元

記者實地查看:無任何施工跡象

2014年12月,公司與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政府簽署鎮平縣生活垃圾焚燒發電的特許經營協議。根據雙方協議,該項目規劃的垃圾處理規模為800噸/日,規劃投資額3.6億元。

啟迪環境的公告顯示,2015年4月,項目選址在鎮平縣生活垃圾老填埋場西南側。截至目前,該項目的在建工程賬面余額1.66億元,項目建設進度"已完成圍墻、場區內地表廢棄建筑構筑物拆除清理,水坑清理淤泥換土回填,地下排水管道及檢查井工程;主廠房區域范圍內部分換土回填及灰土樁加強達到設計地基承載負荷要求;綜合樓、焚燒車間及附屬構筑物地下基礎砼工程地面施工"。

9月22日,證券時報記者來到鎮平縣老填埋場所在地現場查看,其西南方向是一片荒野,沒有任何施工跡象。

鎮平縣工信局副局長楊向偉告訴記者,"因為涉及到的這塊地都沒有批給他們,那怎么施工呢?所以說(上市公司)寫的完成的施工進度,是根本不可能的。"

楊向偉稱,"項目叫停大概是2017年左右,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當時我沒有參與,我是從2019年才開始對接的。"

記者問及這個項目建設是否如公司所說的花了1.66億元,楊向偉認為完全不可能。他說:"你說他投資1.66億,但實際上他們審計的只有600多萬,主要是前期關于勘察、環評、設計等產生了一些費用。這個設計也主要是包括廠房、所有的建筑的設計。"

2 天門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1.63億元

記者實地查看:至今一片荒地

2015年9月,公司與湖北省天門市城管局簽署《天門市生活垃圾發電項目特許經營權協議》。根據雙方協議,項目規劃的生活垃圾處理規模為800噸/日,規劃投資額4.3億元。

截至目前,啟迪環境稱該項目的在建工程金額為1.63億元;已完成建設進度包括場平工程、排水截洪溝工程;焚燒車間及附屬構筑物地下基礎澆筑混凝土工程完成地面部分施工。

9月30日,證券時報記者前往天門,實地核實該項目的真實性。在采訪天門市城管局副局長鄢望兵時,記者向他出示啟迪環境披露的工程進度,他說,"沒到這個程度,只是簽了協議,他還沒有進場建設。前期有成本,但可能也就是勘查費用。"

隨后,記者來到項目所在地--白茅湖農場,這是一個國營農場,該農場書記王鵬帶著記者到了項目現場。記者看到,現場至今一片荒地,沒有任何動工的跡象。

王鵬對該項目的情況比較了解。他說,原本是要迅速推進這個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后因附近居民反對較強烈,政府決定停止項目。

至于上市公司的前期投入,王鵬的說法與市城管局副局長的說法一致,"實事求是講,他們僅僅可能就做了一個地勘","即使按照現在地勘費用,也才2元/平方米,一畝地的勘測費用也就1300元左右,即使60畝地全部勘測也就8萬元"。

此外,王鵬還說,由于項目地處國營農場,相關用地也不涉及征地拆遷費用。

3 吉首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建設工程PPP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4.65億元

記者實地查看:僅3棟爛尾樓

2017年2月,公司與湖南省吉首市住建局簽訂《吉首市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建設工程PPP項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廠、傳統村落保護工程及鄉鎮人居環境改善配套設施建設工程PPP項目合同》。項目當年3月開工建設,規劃投資額約6.7億元。

根據啟迪環境的公告,截至目前,該項目的在建工程賬面余額4.65億元。項目進度包括:一、5個自然村落的游客中心建設以及配套停車場,完成比例為100%;二、傳統村落民居修繕、風雨橋、游步道、景觀廣場、觀景臺等子項完成約50%;三、已完成德夯景區:河道綠化亮化、管網入地、道路護坡綠化、河道水體改造,公廁1座,污水處理站1座,風雨橋1座,新建停車場10000平米;四、已完成勤豐觀光農場:游客服務中心2200平米,游步道綠化亮化,民宿1000平米,停車場14000平米,景觀綠化,污水處理站及配套管道1座,消防設施1套。

據記者了解,該等鄉鎮人居環境改善工程涉及吉首下屬的矮寨鎮、馬勁坳鎮、河溪鎮、丹青鎮、太平鎮及己略鄉。關于項目進度,吉首市住建局局長張強則告訴記者,"一個項目都沒有落成"。

9月15日,證券時報記者前往吉首項目所在地,獲悉的實際情況是,啟迪環境僅僅在矮寨鎮建了3棟未完工的爛尾樓,與公告披露情況相差甚遠。

矮寨鎮鎮長湯慶告訴記者,"2017年我還沒來,但是我知道有個桑德公司(啟迪環境的前稱)在這搞了一個項目,在我們坪朗村修建了一個游客服務中心,還有巖科村、洽比村,總共修建了3棟房子吧。"

隨后,記者來到了幾棟爛尾樓的現場。

位于坪朗村的游客服務中心架空建在河道旁邊,正好在村委會辦公樓對面。該村的村支書介紹,此建筑占地積2000余平米,不含架空層一共兩層半,建筑主體基本完工,內部裝修未做,工程造價在一兩千萬的樣子。

從坪朗村驅車大概20分鐘,就到達了湯慶所說的巖科村、洽比村兩棟爛尾樓所在地。兩棟爛尾樓隔路相望,建筑格局相似,各自占地面積大約三、四百平,原計劃用于村部和旅游綜合樓。記者向湯慶詢問這兩棟樓的各自造價,他說大約百余萬元。

按照吉首市住建局的說法,項目之所以爛尾,主要是因為投資方缺乏資金。"當時這個項目簽了合同,他們也沒有錢,說有錢了就來做這個項目。"

住建局局長張強告訴記者,該項目原本還包含幾個鄉鎮的污水處理工程,但啟迪環境都未履行約定事項。"我們鄉鎮污水的任何一個項目他都沒做,后面逼得沒有辦法,重新組織。去年我調任履新到這里來之后,才過問這個事情。去年我們完成了矮寨鎮和河溪鎮,是我們自己用EPC(工程總承包)模式進行公開掛網招標。"

4 宜昌桑德經發環保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2.86億元

記者實地核實:實際虛增至少2億元

2017年11月,啟迪桑德(啟迪環境前稱)中標"宜昌市夷陵區生態環保PPP項目",項目總投資額為8.5億元。該項目由24個子項目組成,其中:污水處理項目14個、管網維護項目3個、垃圾填埋場項目7個。

啟迪環境公告顯示,截至目前,該項目在建工程賬面余額2.86億元,"已完成6個污水處理廠升級改造工程及3個新建污水處理廠,完成建(構)筑物加氯間、加礬間改造"。

9月27日,該區住建局副局長高林紅及審計局副局長馮斌就項目詳情共同接受了記者采訪。

住建局高林紅告訴記者,實際情況"和它上面(上市公司公告)的表述差距很大"。高林紅介紹,8.5億元的項目總投資分為兩部分,3.5億元是新建工程,另外5億元是夷陵區的存量資產轉讓;把新建工程與存量資產打包轉讓之后,就授予了啟迪桑德25年的特許經營權。

高林紅說,2019年項目就終止了,原因是"存量資產轉讓的5個億,公司可能資金困難,轉讓價款沒有支付給我們"?;诖?,經雙方協商,將特許經營協議改成了單純的建安工程總承包協議,并對已完工部分進行結算。

高林紅說:"就是這上面說的6個污水處理廠的升級改造,還有3個污水處理廠的新建,其實他在我們這總共就是做了這9個項目的工程總承包"。

審計局馮斌告訴記者:"完工以后,我們就進行審計,夷陵城區、丁家壩、經開、鴉鵲嶺、三斗坪、太平溪這6個污水處理廠已經審完了,最終審計的決算價是5862.59萬元,這個價格是準確的,還有三個項目(材料)沒送來。"

對這9個已完工項目,啟迪環境稱,預計可收回金額為9552.59萬元。對此,馮斌不認可,"3個項目還沒有經過審計局審計,我們只承認其中的5862萬元"。

即便按照可收回9552萬元計,在建工程總額為2.86億元,意味著公司在夷陵的項目減值虧損近2億元。而高林紅認為這并非事實,"他在我們夷陵區這八九千萬的項目,應該是已經賺錢了,不可能說虧損,這是基本的事實"。

馮斌補充說:"我們的審計金額應該是大于他們的實際投資額,因為我們的審計金額包含了(合理)利潤。也就是說,這些項目公司方最大投資額也就在8000萬左右。"

如按照馮斌的說法,啟迪環境在宜昌市夷陵區項目的在建工程,至少虛增了2億元。

5 湘潭固體廢棄物綜合處置中心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7.66億元

記者實地查看:僅矗立著幾棟爛尾框架

2013年12月,啟迪環境下屬子公司與湖南省湘潭市政府簽訂《湘潭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處理特許經營協議》,隨后,上述建設項目獲得了湘潭市發改委的批準。

項目主要內容包括:建設規模為日處理生活垃圾2000噸、餐廚垃圾200噸、市政污泥200噸;同時配套建設相關附屬工程,工程總投資12.53億元。啟迪環境公告顯示,截至目前,該項目已完成建設進度包括地基處理及部分土建、設備安裝,宿舍樓建筑安裝工程,項目在建工程賬面余額為7.66億元。

9月13日,證券時報記者來到該項目所在地--湘潭市九華經開區,在現場看到僅有幾棟爛尾的框架結構矗立在此,周圍雜草叢生,看上去已停工多年。

附近工業園的保安告訴記者:"那個項目爛尾了,打了一些地基,剛建沒多久就被叫停了。只建了一層樓,垃圾焚燒站的框架,后來停工了,后面什么都沒有。"

湘潭九華經開區產業局負責人張斌說:"當時搞這個項目的時候,遭到居民反對,意見比較大,就一直停工至今。"記者問及,這個項目是否有7.66億元的投入,張斌回答,"7個多億的投入可能只是公司那邊的說法,但(實際)應該是沒有的"。

此項目爛尾之后,一個新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在湘潭縣河口鎮拔地而起。該項目系光大環境中標,并由其負責投資、建設、運營。

記者在現場看到,焚燒生活垃圾的一期工程已完工并投入運營,二期工程還將擴建餐廚垃圾處理。據記者了解,此項目的設計規模與此前的爛尾項目一樣--日處理生活垃圾2000噸。項目現場的楊經理告訴記者:"一期工程花了七八個億"。

隨后,記者將啟迪環境的爛尾項目照片出示給他,并問:"你大概評估下這個要多少錢?公司方說花了7個多億"。對方說:"頂多一個多億吧,就是打地基,建房子。垃圾焚燒站最值錢的是后面的這些設備,如果只有打地基(搭一層框架),應該不值7個億。"

6 南寧、荊州、和龍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2.87億元

記者實地核實:荊州項目完全未開工

除了前述項目重大虛假之外,是否還有更多?記者就啟迪環境位于南寧、荊州、和龍的項目所進行的采訪核實,發現情況依然如此。

比如,廣西南寧市武鳴區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PPP項目,啟迪環境披露稱,該項目的在建工程金額為1.56億元。

武鳴區住建局環境整治PPP項目負責人則說,這個項目"基本上沒有什么投入","只是清表而已,就是清理場地表面,除除草,平整場地"。

他說:"2018年2月中標,中標3個月我們就注意到苗頭不對,當時中標聯合體要注入資本金,他們一直拖著沒有注入,拖了2年一分錢也沒注入,那我們還不叫停?"

記者問及,此項目是否如啟迪環境所稱的投入了1.56億元。對方回答,這個項目前期投入最多四五千萬,"啟迪方面本身投入有幾百萬,其他的都是別人支出的"。他說,這個項目還存在拖欠工錢的情況,"他們還欠設計院1300萬設計費,都是由我們出的"。

比如,荊州市餐廚糞便垃圾無害化處理PPP項目,啟迪環境披露,此項目的在建工程金額為7160萬元。

記者向荊州市城管局求證,一位不愿具名的局領導告訴記者:"這個項目我們去年就重新招標了,至于你說的荊州陵清(啟迪環境子公司)這個項目,那是很早的了。他們說這個投資7000多萬,我不知道依據是什么,當時(2017年)簽完協議后都沒有什么進展,耽誤了我們三四年時間,如果有進展的話,我們還會重新招標嗎?"

隨后,證券時報記者來到荊州項目所在地--沙市區經濟技術開發區漁湖村,該村的村支部周姓委員帶著記者到達了項目現場。該餐廚垃圾處理項目正在施工,現已由另一家公司--荊州市金譽圓祥環境科技有限公司中標投資興建。

他告訴記者,這塊地總面積60畝,"我們當時劃了這塊地給啟迪桑德,給他們建項目的。這里原先都是村民住宅區,后來都拆遷了,政府給了拆遷補償款"。同時,他向記者確認,這塊地在新中標方施工之前沒有動工過。

再比如,吉林省和龍邊境經濟合作區2015-2018年地下綜合管廊PPP項目,啟迪環境披露稱,該項目的在建工程金額為5937.44萬元。

記者以投資人身份向該區城鄉建設科求證,工作人員答復,"這個項目實際上(2016年)剛開工沒兩天就停工了",停工的原因是啟迪環境的資金未到位。

記者問及此項目是否如上市公司披露的投資了5937萬元,他說:"開工沒兩天就停工了,他們上哪投5000多萬呢?前期是發生了一些費用,但很多都是沒有形成支付的,而且很多都是我們欠的,跟他們也沒關系。"

記者問:"那就是說公司根本沒有投錢進去?"他回答:"也不能說沒投,投了一點,他說自己投了幾百萬,上個月來找我們要錢,讓我們把賬款結了,但是他們拿不出發票。"

7 張家口市塞北項目

在建工程金額:3.03億元

記者實地查看:與披露基本相符

位于河北省張家口市塞北管理區的牛糞資源化利用工程項目,是記者走訪的諸多項目中唯一一個與公告內容較為相符的。

9月24日,記者幾經輾轉來到塞北管理區,此處與內蒙接壤,位置偏僻。該區發改局局長王立軍帶著記者查看了項目現場。

王立軍告訴記者,已建成的廠區一共有兩個,一個在東大門廠區,另一個在沙梁子廠區,兩處建筑廠房大同小異,規?;鞠喈?。

"這個項目最早應該在2014年開工,當時是我們要新建幾個牛場,牛場需要有糞污處理(沼氣發電),投資規模協議里邊(寫的)我估計兩個多億。"王立軍介紹。

王立軍說,"但是建完以后,據說是因為原料的問題(牛場沒建起來),就沒有正式啟動生產",如今整個廠區已是人去樓空,無人辦公。"因為領導換了好幾次,每任領導來了以后,都主動找他們,希望把這點存量資產盤活。一個就是說看看原料怎么解決,再一個看轉型行不行。"

記者問及此項目的實際投資額是否需要3個億,他說:"實際多少投資我們還真不掌握,因為這個東西是(企業)內部的財務賬"。

另外,據啟迪環境公告,公司正在與政府商談因原材料不足導致無法運行的賠償問題,王立軍回應,"據我掌握是沒有說政府要給他賠償"。他說,這既不是PPP項目,也不是BOT項目,完全是社會投資的一個經營性項目,"經營是有風險的,否則就不需要企業家了"。

在建工程虛增背后

資金占用還是利潤造假?

數據顯示,啟迪環境的在建工程從2011年的1.15億元,一路增長至2019年末的142億元峰值,2020年末依然高達127億元。并且,從在建工程占總資產的比例來看,也是從2011年3%迅速增長至2016年41%的最高峰,到2020年末占比仍達30%。

就啟迪環境存在的在建工程虛增情況,曾從事上市公司審計的注冊會計師陳星(化名)說,啟迪環境的審計機構有失職嫌疑,"審計師問題很大,都沒去現場認真核查。只要去了現場都能發現,正常人看都知道有問題"。

陳星說:"在建工程占比那么高,應該作為重點審計事項,而且要有一定的覆蓋面,比如走訪70%以上。那種金額較小的項目可能不一定去看,但(類似吉首、湘潭那種)4個多億、7個多億的項目肯定是要去現場核查的。"

基于前述調查核實的9個在建工程中有8個存在高比例虛增,這總額127億元的在建工程又有多少是真實的,多少是虛增的?

陳星說,虛增在建工程肯定屬于財務造假,只是要分析對財務報表的整體影響。

陳星分析,在建工程的增加,要么導致資金的流出(用于支付工程款),要么導致應付款項的增加(欠別人的工程款)。如果是虛增在建工程的話,通常不會去虛增應付款項,因為賬上多計一筆不存在的債務沒有意義,所有的造假都會涉及資金流動的閉環。他認為,虛增在建工程更可能是轉移、挪用資金的一種表現形式。

陳星說,虛增在建工程,實際可能是,上市公司發生了資金流出,但并非用于支付在建工程款,而是挪作他用,轉移、挪用的資金在賬目上被計入用于在建工程(導致在建工程金額虛增)。轉移到體外的資金,可能有兩個去處,一是被關聯方占用,二是用來虛增業績,"兩種情況可能都存在"。

關于經營業績,自2015年以來,啟迪環境的營業收入經歷快速增長之后,于2019年開始步入下降通道。與收入增長趨勢相同的,是應收賬款的快速增長。其應收賬款占營業收入的比例逐年提升,2015年為26億元,占比40%,到2020年時達到67億元,占比已經接近80%。

另一組可資佐證的數據是,2011年-2019年,啟迪環境歷年均有賬面盈利,但經營性凈現金流多數年份是負數,凈利潤與經營性凈現金流明顯"倒掛"。匯總統計,啟迪環境2011-2019年的凈利潤累計值為65.32億元,而其同期經營性凈現金流的累計值卻是-12.19億元,二者落差高達77億元。

這顯示出啟迪環境的營收質量并不高,相當一部分營收雖然在會計上確認了收入,但卻只是掛賬的應收賬款。

"從動機來說,應該是先虛增利潤導致應收賬款、長期應收款虛增,這部分不能一直掛賬而需要逐步消化,則可能通過虛增在建工程把資金轉到體外,然后通過銷售回款的形式回流,沖銷一部分虛增的應收款,也實現了資金流動的閉環。這是虛增利潤的動機。"陳星說。

"另外一個動機是關聯方資金占用,通過虛增在建工程把資金轉出,轉到關聯方指定賬戶。"數據顯示,啟迪控股的原控股股東桑德集團及桑德控股,分別持股11.17%、3.44%,目前該等持股全數被質押。而啟迪環境的股價在2015年達到39.15元/股(前復權)的高點之后一路下跌,目前僅有4.98元/股,已跌去87%。"隨著股價不斷下跌,如果要避免被強平,就需要拿現金去補倉。"陳星說。

數據顯示,啟迪環境自上市以來多次融資,其中股權融資71億元,債券融資累計276億元。陳星說,通過虛增在建工程轉移的資金去向了哪里,監管去查賬肯定查得到,"比如前期給了誰可以查,之后又付給了誰可以再往下查"。

何以突擊減值?

數據顯示,在此之前,啟迪環境超過百億的龐大在建工程,鮮有計提減值損失,僅在2018年計提了800萬元。

2020年,啟迪環境計提了1.57億元的在建工程減值損失,而這個計提減值同樣顯得蹊蹺。此計提的項目,系前文提及的廣西南寧市武鳴區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PPP項目。該項目在建工程原賬面余額為3.12億元,2020年年末計提損失1.57億元,2021年年中再次計提1.5億元。

而這個掛賬掛了3.12億元的在建工程之實際情況,系前述南寧市武鳴區住建局環境整治PPP項目負責人所說的--只是做了清理表面、平整場地的前期工作。

換句話說,從2020年末到2021年中,啟迪環境在半年左右的時間里,對在建工程突擊減值了23.65億元(1.57+22.08)。這與2020年之前在建工程鮮有減值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就減值事宜,記者向啟迪環境尋求電話及郵件采訪,截至發稿,未獲回應。

之所以突擊減值,或與其今年1月發布的重組預案不無關系。

按照1月份的公告,城發環境擬以換股方式吸收合并啟迪環境。根據換股方案,啟迪環境的換股價格為7.59元,總價108.58億元,據此計算,每1股啟迪環境股份可以換得0.6526股城發環境股份。

此后,由于啟迪環境股價持續下行,7月份雙方又重新修訂了交易預案,啟迪環境的換股價格下調為5.35元,總價也降至76.54億元。

如若吸收合并得以實現,啟迪環境將被摘牌,上市地位也將不復存在。

陳星說:"收購方也不傻,進場之前肯定要去看看這些凈資產值多少家當,把那些虛的東西擠掉之后再來買。"正是在這次重大資產重組推進期間,啟迪環境在2020年年報及2021年半年報中,共計提了高達47.92億元的資產減值損失。

基于此,深交所在問詢函中質疑其"業績大洗澡"。

啟迪環境,這家曾經名為"桑德環境"的明星環保公司,在原實控人文一波手上經營了十余年之后,脫手給了啟迪控股。

2015年9月,啟迪控股及其關聯方以69.91億元價格,受讓原控股股東桑德集團所持29.8%股權,并成為新的控股股東,桑德集團退居第二大股東,上市公司隨即也更名為啟迪桑德。2017年8月,啟迪控股及其關聯方再耗資22.37億元參與上市公司定增,持股比例進一步提升至34.22%。

2019年4月23日,啟迪桑德發布2018年年報的當天,文一波辭去了包含董事長在內的一切職務。而那些掛賬乃至虛增的在建工程,大多是文一波任內的項目。當下,啟迪控股似乎也急于將這個燙手的山芋脫手。

如今的啟迪環境,一如已經退市的盛運環保、神霧環保,最終也陷入了涉嫌財務造假的漩渦,原實控人文一波也因無力還債而被限制高消費。

責任編輯:吳芃
相關推薦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APP客戶端

手機財富網

熱門專題

a人片